里山倡議—尋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文/梁嘉桓

「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的概念與做法從2010年就引進臺灣,在政府與民間都相當風行,紛紛投入大筆預算,然而,究竟什麼是「里山」(Satoyama),對於許多人來說,可能還是一頭霧水,因此本次國合會特別邀請長期關注「里山倡議」的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的李光中副教授前來本會,除介紹里山倡議內容之外,也分享我國參與里山倡議經驗以及國合會參與其國際夥伴關係網絡之方式。

什麼是里山

「里山倡議」這個名詞對許多人而言或許相當陌生,有些人甚至會問什麼是里山?是一個地名嗎?它代表什麼?

其實里山這個詞,是從日文的さとやま(Satoyama)而來,它既非某個地點也非地名,簡單而言指的是由住家、聚落、耕地、池塘、溪流與山丘等混和而成的地景,從字義上來說「里(さと/sato)」代表人類居住的環境,「山(やま/yama)」則代表自然環境,若再直白一點,所謂的里山就是鄰里附近的山林,是人類生活與自然的交會之處。如果這樣的概念大家還是有點模糊,可以想像一下宮崎駿動畫「龍貓」中,小梅一家人附近的環境,或許能有一個比較清楚的輪廓。

雖然里山一詞是出於日文,但里山地景的概念,並非日本獨有,在世界各地,對於類似的地景都有不同的名稱,比如:中國的田園,菲律賓的木詠(muyong)、 烏瑪(uma)和大巴窯(payoh),韓國的毛爾(mauel),西班牙的德埃薩(dehesa),法國和地中海國家的特樂裡斯(terroirs),馬拉威和尚比亞的其特美內(chitemene)等[1]。只不過日本是第一個探討這個議題的國家,因此聯合國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就以里山一詞來代表此類區域。[2]

里山倡議與生物多樣性

過去農業社會,由於人類的經濟活動,與土地、環境息息相關,因此,人類在居住上,一直處於與自然共生的平衡狀態。然而,隨著人類進入工業時代,為了因應經濟快速發展所需的各項資源,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的破壞日益增加,導致人與自然間的平衡受到衝擊,特別是人類在都市化的過程中,逐漸犧牲了生物棲息的環境,使得生物多樣性受到威脅。根據科學家的預測,到2100年將有269-350種鳥類和哺乳類動物物種滅絶,儘管單項物種的損失或衰減,相對而言似乎微不足道,但是單項的損失卻可能影響整個生態系統,破壞食物網絡,改變生態系統帶來的產物,在極端情況下,甚至可能導致整個生態系統的崩潰。[3]若是生態系統崩潰,消失的可能不僅是地球的其他物種,而是人類本身。因此,近年來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受到了全球的關注,里山倡議就是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產生。

國際里山倡議的緣起,是在回應生物多樣性公約的新目標 -《愛知目標》。愛知目標是2010年10月在日本名古屋舉辦的《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屆大會,所設定的2011-2020年生物多樣性保育和利用的新目標。愛知目標的願景是「與自然和諧共生:在2050年底之前,完成生物多樣性的評價、保育、復育和明智利用,維護生態系統服務,持續一個健康的星球,並提供所有人類基本的惠益」。在該次《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期間,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與日本環境省聯合宣布推動的「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PSI),目的是希望藉由分享各國經驗和範例、推動會員間合作計畫等方式,透過鄉村地區農、林、漁、牧等生產地景的保護與活用,發揮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貢獻於生物多樣性愛知目標的達成。[4]

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計畫主任暨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秘書處主任塚本直也表示,里山倡議致力於實現「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社會」,促進全世界「社會-生態的生產地景與海景」復育與永續性的管理。社會-生態的生產地景與海景(SEPLS)係支持生物多樣性,同時提供人類福祉所需的商品與服務,增進人類生產與自然間的共同利益,利用動態的鑲嵌棲地與土地利用方式,加強與本土文化與知識深入連結。[5]

里山倡議從2010年提出迄今,已吸引全球230個會員組織加入「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6],成員涵蓋政府、非政府組織、原住民和在地社區、學術機構、國際組織及私部門,並召開6次國際會員大會,對於推動人類與自然共生,及恢復生物多樣性上,已經有相當的成果。

Box

日本環境省里山里地的選定基準(三項基準中符合兩項以上可能被認定為里山):

基準一:具備多樣且優良的人為衍生自然環境。

基準二:當地特有的多樣化野生動植物在此生息/生育。

基準三:對於生態系網絡的形成有所貢獻。

 

臺灣與里山倡議

自2010年以來,臺灣不論公私部門在積極回應「里山倡議」的精神均有相當的投入,截至目前,臺灣已有8個組織加入「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7]。而在推動臺灣參與里山倡議上,身為臺灣生物多樣性保育政策制定和推動主管機關的林務局,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

李光中教授指出,臺灣在里山倡議的參與上,有3項策略發展目標,首先,以「生物多樣性愛知目標2011-2020」為指引,借鏡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之運作機制, 建立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aiwan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TPSI );其次,透過里山倡議整合性策略規劃和計畫推動,促進學術理論和實務經驗之知識探討和交流,進行實務工作者能力培育活動,鼓勵以里山倡議完整架構引導的實踐案例;最後,建構里山倡議台灣的本土論述和實踐經驗模式,積極與國際社群分享,並貢獻於生物多樣性愛知目標之達成。[8]

為了達成這些發展目標,李光中教授認為,可以從國內及國際兩方面著手,在國內方面,可透過整合性計畫統整建立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PSI)。邀請相關公部門、學術和試驗研究機構、社區和民間團體等實務工作者相關組織、綠色企業等參與臺灣里山倡議相關工作,並尋求多元的財務機制和資源挹注,鼓勵或支持進行夥伴之間的合作計畫或夥伴的個別計畫。而在國際上,則可鼓勵國內相關機構和組織加入IPSI會員,藉參與IPSI年度會員大會、相關會議和網站訊息交流,借鏡他國經驗並分享我國成果。

國合會作為臺灣專業援外機構,在協助開發中國家保存生態多樣性方面,多年來投入了相當的努力,例如國合會曾在友邦索羅門群島協助推動「索羅門群島資源植物調查暨植物誌編纂計畫」,不僅協助索國提升植物資源保存相關工作人員的技術與專業能力,強化其植物基礎科學知識,同時也呼應國際社會保護生態多樣性的趨勢另外,國合會在南太地區吉里巴斯、諾魯及馬紹爾群島等友邦推動的園藝計畫,亦符合里山倡議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的精神,例如在馬紹爾執行的園藝計畫中[9],國合會透過綠色環保豬舍,運用回收再利用的概念,將豬糞尿和飼料殘渣經分離,固體廢棄物可用於堆肥,污水經發酵後可產生沼氣,用於加熱農場生產的蔬菜,供給豬隻食用。在索羅門,國合會則透過選出具適應性高品質蔬果以及提供適地生產之改良技術,以改進索國蔬果生長質量不佳的問題,進而滿足大眾對蔬果消費之需求。

St. Martin- tomato pruning.JPG

因此,李光中教授十分鼓勵國合會能加入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他分析,里山倡議的會員中,有許多與國合會類似的國際組織,例如,隸屬於日本外務省的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是日本政府開發援助(ODA)的主要執行機構之一,而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則是全球最大的技術援助多邊機構,這些國際組織常會分享彼此合作的計畫案例,或許是國合會擴展國際合作與國際參與的另一個平台。其次,里山倡議提供包括願景、方法及關鍵行動面向的「三摺法(Three Fold Approach)」架構,具備可因應國家、環境不同,採取適當方法,以建構在地生活管理模式的優點,可作為國合會推動援外業務,特別是在農業、環境及永續發展等議題,設計新計畫時的參考架構。

臺灣孕育了將近6萬種生物,而特有生物類物種更高達8,000種以上,對全球物種總數的保存貢獻上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10]臺灣在生物多樣性保存工作具有豐富的經驗及技術,同時,臺灣也利用豐富的農業生產及畜牧經驗,協助友邦在自然和諧共生的基礎上,加強糧食安全。因此身為地球村一份子的臺灣,若能更積極的參與里山倡議,不僅能夠加強臺灣本土人文自然共存觀念的提升,更能運用臺灣的特殊經驗,在協助開發中國家進行生物多樣性維護及促進糧食安全上,扮演更為重要而積極的角色。

 

 

 

 

[1]李光中、呂宜瑾, “里山倡議的核心概念與國際發展現況” 2012/7/18, 環境資訊中心 , 最後瀏覽 2018/8/28, https://e-info.org.tw/node/78570

[2] 2010年10月於日本名古屋舉辦的聯合國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中,日本政府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IAS)共同啟動《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IPSI)》,主旨是透過國際合作,建立對鄉村地區等半自然(semi-natural)環境的價值認同,並發展人類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永續農村社會模式。

[3]喬治娜·梅斯,”影響地球生物多樣性的隱秘危機”,2017/11/22,BBC,最後瀏覽2018/8/28,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fut-42083233

[4] “建立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里山倡議在台灣,最後瀏覽2018/8/28,http://satoyama.tw/in-the-mountain-initiative/115-establishing-taiwan-39-s-lee-hill-initiative-partnership-network.html

[5]王佳琪‧黃群策‧夏榮生,”日本里山倡議經驗交流專題演講紀要”,2016/11,農政與農情,最後瀏覽2018/8/28,https://www.coa.gov.tw/ws.php?id=2505767

[6] 「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會員列表如下:http://satoyama-initiative.org/wp-content/uploads/2018/06/List-of-IPSI-Members-230-as-of-May-2018.pdf

[7]截至2018年5月,臺灣共有11個會員加入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包括學術單位2個(國立東華大學、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政府組織3個(農業委員會林務局、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農業委員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非營利組織4個(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台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 )以及其他類型組織2個(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富里鄉農會)。

[8]李光中,” 推動台灣里山倡議的策略架構”,2016/6/2,105年度行政人員生物多樣性推動工作研習班,最後瀏覽2018/8/28,http://www.swan.org.tw/docdir/634CU59QXA.pdf

[9] 「馬紹爾群島園藝計畫」計畫連結:

[10]林彥甫,“乘載著臺灣生物多樣性的中研院「冷凍方舟」”,2018/5/24,國家地理雜誌,最後瀏覽2018/8/29,https://www.natgeomedia.com/news/ngnews/7635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