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立軍:年會參與對國合會意義重大

文/梁嘉桓

史副座.png

為提供發展中國家在其經濟與社會發展之際,所需之資金援助和專業咨詢,全球成立了許多多邊開發銀行,若以覆蓋的地理範圍而言,可區分為全球性開發銀行(如世界銀行)、區域性開發銀行(如亞洲開發銀行)和次區域開發銀行(如安第斯開發銀行),而國合會在進行對外援助工作時,除了透過技術協助及教育訓練外,亦藉由投資融資的方式,與國際間的多邊開發銀行合作,協助友邦達到經濟社會穩健且持續成長之目標。

其中,在美洲地區的美洲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 IDB)及中美洲地區的中美洲經濟整合銀行(Central American Bank for Economic Integration, CABEI),即是國合會長期合作推動相關計畫的兩個重要多邊開發金融機構。

在美洲開發銀行方面,國合會自我國於1993年與該行簽署備忘錄後,即開始進行合作,陸續在多明尼加、貝里斯、薩爾瓦多及尼加拉瓜4國進行合作融資計畫,其後亦與該行的多邊投資基金(Multilateral Investment Fund, MIF)成立「金融機構發展基金」(Specialized Financial Intermediary Development Fund, SFIDF),藉由協助強化中南美洲及加勒比海區域之金融中介機構,協助該地區微小中型企業發展。而在中美洲經濟整合銀行方面,由於我國於1992年加入CABEI成為其區域外會員國,因此國合會與該行的合作更為密切,自1994年以來,已與CABEI發展多項合作計畫,包括基礎建設合作融資案、社會轉型特別基金社會基礎建設第二階段計畫、技職教育優惠助學貸款基金計畫等,對於中美洲經濟發展及人才培育提供了所需的資金動能。

而美洲開發銀行及中美洲經濟整合銀行分別在今(2018)年的3月及4月舉辦年會,身為合作夥伴,國合會今年由史立軍副秘書長領軍,率團參與了這兩場會議,盼能藉由持續參與國際間多邊開發銀行重要年會,與全球開發援助社群密切互動,並將台灣的發展經驗和能量與國際社會分享。

本期的「國際開發援助現場」,特別邀請史副秘書長分享他對這兩場會議的重點觀察,以及未來國合會與這兩個國際金融機構的合作方向。

拉美地區經濟上仍面臨挑戰

在這次IDB的年會中,總裁莫雷諾(Luis Alberto Moreno)提到,拉丁美洲在去(2017)年的經濟成長率為3%,低於全球平均,而根據聯合國發布的統計資訊顯示,拉美地區今明二年的經濟成長分別為2%及3%,均低於全球平均的3.5%。對此,史立軍副秘書長認為,目前拉美地區在經濟上,主要面臨三大挑戰,首先是投資不足,由於拉美地區國家目前多處於開發中狀態,對於基礎建設的需求仍高,因此需要大量資金的投入,方能維持基本的成長動能。例如IDB在年會中即提到,在未來20-30年間,拉美地區國家每年需要持續投入高達GDP 5%的金額來進行基礎建設。第二,拉美地區目前區域內的經濟整合情況仍有待加強,根據統計,目前拉美國家人口約有6億,但區域內國家間的貿易額卻僅佔整個拉美地區總貿易額的15%,易言之,該區域內的主要貿易為外銷,美洲國家間的貿易互動仍有很大成長空間。第三,長期以來,由於拉美地區婦女及青年就業一直受到很大的限制,使得當地人口結構有相當大的部分無法投入經濟發展,因此面臨了生產力不足的問題。除了上述三大挑戰以外,史副秘書長更補充說明,由於拉美地區的生產主要是以原物料為主,包括牛肉、玉米、咖啡等,因此拉美地區的經濟很容易受到全球原物料價格波動的影響。

區域銀行運用新策略回應區域挑戰

面對拉美地區的經濟挑戰,兩個區域銀行在本次的年會當中,均提出未來執行援助計畫的新策略,史副秘書長表示,由於兩個區域銀行所涵蓋的範圍不同、組織的規模也不一,因此在整體策略的重點也不一樣。在IDB方面,主要的核心策略可歸納為三點,第一,本次年會中,特別強調社會的包容性,由於拉美地區都市化的腳步越來越快,因此衍生出包括廢棄物、水資源等許多問題,為改善這類問題,IDB提出了許多新的工具及方法,例如發展智慧型城市、智慧型公車、都市農場等。第二,由於IDB會員國涵蓋的範圍較為廣泛,因此區域發展問題也相對複雜,若僅依賴公部門的資金挹注,已無法因應區域內日益成長的基礎建設需求,因此強化公私部門的發展,將是IDB未來的策略重點。第三,在本次年會中,IDB強調運用創新的工作及概念,協助改善區域內人民的生活。

而在CABEI方面,在策略上首重生產性基礎建設的開發,其次則是強調對金融中介機構的輔導,第三則為協助區域內人力資源的發展。此外,鄉村發展也是CABEI重視的部分。

兩個區域開發銀行,除了在策略上有所不同,史副秘書長進一步提到,由於CABEI相較於IDB規模較小,因此在策略上較關注如何提升本身在區域內的影響力,例如CABEI近年來不斷吸收會員國,而在今年的年會中,就針對南韓加入的相關性事項進行討論。此外,中CABEI也開始將業務範圍擴展到非創始區域的會員國,例如巴拿馬、阿根廷及多明尼加等,根據該行統計,去年非創始會員國的計畫總額已占整體計畫的15%。相較之下,IDB關注的重點,仍在區域內的社會經濟發展。

SDGs當道 拉美仍以「務實」為主軸

2015 年 9 月 25 日,聯合國成立 70 週年之際,世界領袖齊聚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行「聯合國發展高峰會」時,通過了「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自此,「永續發展目標」成了國際開發援助的顯學,而每次國際開發援助的相關會議上,也都圍繞在「永續發展目標」的議題上。但史副秘書長在參加這兩場年會時觀察發現,有關與SDGs的扣接,這兩個區域銀行相較之下較為「務實」,在議題的討論上,並未特別強調「永續發展目標」,而是聚焦在區域內會員國面臨的經濟社會問題,再針對這些問題擬定解決的計畫。史副秘書長指出,儘管在年會期間並未特別提到「永續發展目標」,但在實際的計畫執行上,其實均朝著達成「永續發展目標」的方向邁進。例如在年會中,IDB總裁就提到,該行在2020年以前,對會員國的援助計畫必須有30%要與氣候變遷問題相關。而氣候變遷的計畫與永續發展目標中的能源(目標七)、產業創新(目標九)、永續消費(目標12)及海洋(目標十五)等項目均能互相連結。

年會為國合會國際交流的主要平台

對於國合會來說,每年參加此二機構的年會,除可觀察國際開發銀行的發展趨勢外,更重要的是,可透過年會這個場域,與此二機構磋商未來合作的方向,例如在本次IDB年會期間,國合會與我國代表團即與IDB副秘書長及其所屬多邊投資基金的執行長針對雙邊合作進行討論。另外,在CABEI方面,由於臺灣是會員國,因此雙方的合作更為密切,在這次年會中,除了與CABEI副總裁及財務長等人員進行意見交流外,年會之後,CABEI與中美洲統合體(El SIistema de la Integraciòn Centroamericana, SICA)次級機構亦共同組團來臺拜訪國合會,進行為期兩天的討論,就未來實質的合作計畫進行深入洽談。

儘管國合會透過年會的參與,可擴展與此二機構的關係,但史副秘書長表示,未來與此二機構的合作,仍將面臨若干挑戰。在CABEI方面,雖然臺灣目前仍為區域外最大的會員國,但在南韓與古巴加入之後,CABEI的會員國將由13國增為15國,其中我國邦交國僅剩5國,在邦交國比率下降的同時,我們必須注意這樣的轉變對我們在CABEI的影響力是否造成影響。此外,由於目前CABEI貸款重點項目從傳統的金融中介,轉往生產性基礎建設及能源投資,計畫所需要的資金將更為龐大,因此,未來CABEI可能要求我們投入更多的資金參與,這對我們來說將會是項挑戰。

而在IDB方面,由於臺灣並非其正式會員國,僅以觀察員身分被邀請參與其中,因此,可預期將遭遇更嚴峻的挑戰,特別是近年來中國在IDB的影響力逐漸增加,在本次年會中,已決議將明年年會的地點移往中國成都舉辦,對此,史副秘書長表示,明年能否順利參加IDB年會,將是一個觀察重點。

儘管面對諸多挑戰,但國合會仍將秉持「進步、發展、關懷」的核心價值,持續與此二多邊開發銀行密切合作,積極為改善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人民生活的目標共同努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