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Gs元年專題之一】「不拋下任何人」–先解決敘利亞問題吧!

文/梁嘉桓    製圖/陳薏安

去(2015)年9月,聯合國(United Nations, UN)在第70屆聯合國大會開議之際,召開了「聯合國永續發展高峰會」,通過了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以及169項標的(targets),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在目標通過後表示「2030年永續發展議程所制定的目標具全球性,各國領導人已做出承諾,確保不拋下任何人」。「不拋下任何人」(Leave no one behind)這句充滿好萊塢式英雄氣概的標語,幾乎成了潘基文在所有場合發言時的固定用語,不管是談性別平等[1]、身心障礙議題[2],或者是國際人類團結日(International Human Solidarity Day)[3]活動上,都再三強調在後2015年的永續發展中,不能拋下任何人,然而從實際的情況上來看,要達成這個目標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Story-2-SDGs06

聯合國在去年7月,就「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發表了一份最終成果評估報告[4],從報告的內容來看,經過過去15年的努力之後,「千禧年發展目標」達成的成果似乎相當有限,只有目標一「在2015年之前將全球極度貧窮人口比例減半」算得上達標,全球極度貧窮的人口數量從1990年的19.26億人下降到8.36億人,但此一目標之所以達標,主要是因為中國經濟在過去15年當中高速成長,大幅減少了中國的貧窮人口。

從「千禧年發展目標」過去的經驗來看,目標數量設定在兩倍以上的「永續發展目標」若欲達標預期將更加困難,尤其相較於「千禧年發展目標」,「永續發展目標」要解決的不僅是開發中國家的問題,同時也要解決已開發國家內部所存在的貧富差距、飢餓及氣候變遷等問題,更涵蓋了諸如促進包容社會、永續消費及活化永續發展全球夥伴關係等全球性議題,也因為目標內容包容萬象,所需的經費相對來說將更為龐大,根據聯合國的預估,要達成「永續發展目標」未來每年必須投入11.5兆美元,而在「永續發展目標」推動的15年間,所需的經費將高達172.5兆美元,[5]從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來看,全球GDP最大國美國2014年的GDP總額為17.42兆美元,意謂著未來光靠已開發國家的投入已經不足,開發中國家政府,甚至私部門,都必須共同出資。

但是,除了上述問題之外,要能順利推展「永續發展目標」,敘利亞內戰問題是2016年各國首要面對的,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之後,因敘利亞人發動遊行要求民主改革,造成長年內戰,加上伊斯蘭國(IS)恐怖威脅肆虐,使得從敘利亞出走的難民人數年年攀升,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敘利亞的難民人數已經超過430萬人,[6]為自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最大的難民潮。

從2015年開始,在歐洲國家申請庇護的敘利亞難民人數激增,從2011~2014年間的222,156人,到2015年11月底累計人數已經增加到813,599人,[7]敘利亞難民潮對於已經深受歐債危機之苦的歐洲國家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就表示「從中東湧入的難民對歐洲經濟所造成的衝擊將大於歐債危機。」而且相較於歐債危機,歐盟國家對於如何解決難民問題似乎完全摸不著頭緒。[8]

敘利亞危機2

難民除了對當地經濟造成影響之外,同時大量難民的湧入,也會增加城市原有基礎設施的負擔,以約旦為例,自2011年迄今已有超過30萬的敘利亞難民湧入,使得約旦城市的基礎建設不堪負荷,特別是供水系統及汙水處理系統,國合會與美慈組織(Mercy Corps)因此在2014年共同合作於約旦執行了「北約旦水井修復計畫」。

國合會「北約旦水井修復計畫」透過美慈組織與約旦水務署(Water Authority of Jordan,WAJ)和國營的耶穆克自來水公司(Yarmouk Water Company,YWC)合作,評估及選定預計修復之10口約旦北部水井及供水系統,進而提升約旦人民與難民之用水安全及基本生活水準。

雖然在「永續發展目標」中,並沒有任何目標與難民問題直接相關,卻有許多目標可能因為難民問題的加劇在未來無法達標,例如歐洲可能因為大量難民湧入,拖累經濟成長,進而影響全球經濟發展,而使得目標一「消除各地一切形式貧窮」的達成受阻,另外,若難民問題加劇,也將使國家及國內不平等的情況增加,進而影響目標十的達成,而在目標十六中提到「要促進和平且包容的社會」,倘若敘利亞內戰問題無法解決,區域和平的達成也將遙遙無期,甚至可能使得敘利亞的衝突從區域提升到國際層次。歐洲發展政策管理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Development Policy Management, ECDPM)的資深歐洲發展政策顧問James Mackie就表示「敘利亞危機對於永續發展目標中的社會、教育及健康等目標來說都是一項考驗」[9]。因此當聯合國秘書長在國際間大聲疾呼,希望在後2015年的永續發展進程中不拋下任何人的時候,仍應審慎思考如何解決敘利亞問題才是首要任務。

 

[1] UNHCR, 2015, “UN Chief on LGBT Rights: “Leave No One Behind,” 2015/10/9, http://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UNchiefonLGBTrights.aspx. Last visited 2016/1/4.

[2] Ki-mooon, Ban, 2015, “We Can Move World Forward by Leaving No One Behind, Secretary-General Says, in Message for International Day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2015/11/25, http://www.un.org/press/en/2015/sgsm17362.doc.htm. Last visited 2016/1/4.

[3] Ki-mooon, Ban, 2015, “Messag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Solidarity Day,” 2015/12/20, http://www.unis.unvienna.org/unis/en/pressrels/2015/unissgsm707.html. LAst visited 2016/1/4.

[4] UN, 2015, The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Report, http://www.un.org/millenniumgoals/2015_MDG_Report/pdf/MDG%202015%20rev%20(July%201).pdf. Last visited 2016/1/4.

[5] UNDESA, 2015, “Final Push for Milestone Event to Finance Development," 2015/7/1, https://www.un.org/development/desa/en/news/financing/final-push-for-ffd3.html. Last visited 2016/1/4.

[6] UNHCR, 2015, Syria Regional Refugee Response, 2015/12/17, http://data.unhcr.org/syrianrefugees/regional.php. Last visited 2016/1/4.

[7] 同上註。

[8] Levring, Peter, Amanda Billner, 2016, “Denmark Imposes Controls at German Border as Schengen Frays,” 2016/1/4, Bloomberg,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6-01-04/schengen-tensions-mount-as-swedish-border-checks-anger-denmark. Last visited 2016/1/5.

[9] Islam, Shada, 2015, “SDGs Are Also about Tackling the Global Crisis,” 2015/9/21, Friends of Europe, http://www.friendsofeurope.org/global-europe/sdgs-also-tackling-global-refugee-crisis/. Last visited 2016/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