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言》開創後疫情「女力」新常態

「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思維,過去,讓許多女性的力量主要挹注在家庭裡,隨著社會逐漸開放,帶動多元、包容的觀念與洞見,女性即不斷試圖打破性別刻板印象的不平衡,希望積極地找回屬於自己的權力(利)。雖然自 1970 年代起,開始有女性主義者提出「婦女賦權」 的概念,但過去幾十年來女性賦權卻進展牛步,在 COVID-19 疫情的衝擊下,更讓「婦女賦權」開了倒車。由於受疫情影響較深的產業多分布於女性勞動力集中的觀光、餐飲、批發零售業等,加上疫情封城、居隔的影響,家庭暴力事件屢見不鮮,女性成了疫情下最大的受害者。 婦女在全球發展過程中,一直扮演社會的穩定支柱,形成一股難以忽視的堅韌「女力」,如何讓婦女在後疫情時代中,繼續成為帶動全球經濟發展的動能之一,已是世界各國開始思考的問題。

我國的邦交國多為開發中國家,這些國家的婦女由於受到文化、經濟等因素的影響,使得原本在經濟上居於弱勢的女性,因疫情面臨更大的衝擊。為支持友邦婦女從疫情的泥沼中重新站立,我國透過「後疫情時期協助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友邦經濟復甦暨婦女賦權計畫」,協助夥伴國家促進婦女等弱勢族群的經濟賦權,又為彰顯此議題的重要性,本期的《當季專論》特以〈婦女賦權與國際援助〉為主題,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分別從婦女賦權與達成永續發展目標之間的關聯性,到性別平等在國際援助的意涵等面向,深入剖析如何透過國際援助,協助開發中國家的婦女達到經濟賦權。

本期的《焦點企劃》,則以〈臺灣推動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婦女賦權計畫對當地的影響〉為題,特別訪問國合會「後疫情時期協助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經濟復甦暨婦女賦權計畫」 合作國巴拉圭的工商部中小企業哥多義次長(Issac Godoy)、巴拉圭勞動部芭西卡露珀部長(Carla Bacigalupo Planás),以及國合會項恬毅秘書長,分別從合作雙方的角度,與讀者分享我國如何透過援助計畫,以技術合作及融資貸款等方式,協助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的婦女在後疫情時代中邁向經濟復甦。

女性人口占了將近全球總人口的半數,過去,在社會觀念與民情相對保守的國家對女性形成的歧視壓迫,往往造成女性無法積極地投入全球勞動市場,而 COVID-19 疫情爆發後,女性更成為經濟衰退下的第一個犧牲者,由此觀之,疫後的經濟復甦,倘能自增加女性的參與為起點,除能因此更有效地促進全球經濟發展,也對推動全球永續發展目標的達成帶來推波助瀾的貢獻。本期《國際開發援助現場季刊》,邀請讀者們一起思考,如何透過「婦女賦權」的方式, 開創後疫情的「女力」新常態。

當期論文摘要

以女性賦權為起點實現永續發展目標

(陳羿谷,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高級專員)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歷時近 8 年而步入中期階段,輔以 COVID-19 疫情衝擊,將更加需要以嶄新視野看待女性賦權的意義;透過跨領域議題的鏈結,有助於性別平等觀點的涵融,以其樞紐特質而展現更豐富的樣態。文末提出以女性賦權為起點、性別平等為核心,回應對於和平、繁榮及包容性成長的需求,作用於國際合作計畫的可能方向。

婦女對於全球經濟復甦及永續成長的意義

(蘇怡文,中華經濟研究院 WTO 及 RTA 中心分析師)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大流行,引發一場前所未有的健康、經濟和社會危機,全球無數的生命和生計受到威脅,經濟受到嚴重的衝擊。雖然全球經濟逐漸復甦,但是近年美中貿易戰爭、近期俄烏戰爭爆發等,造成全球供應鏈不穩定,對於各國經濟永續復甦造成阻礙。鑒於女性在全球值價值鏈中扮演諸多角色,對於推動經濟復甦與永續成長亦扮演關鍵角色,因此「性別與經濟」議題被納入主要國際組織工作重點,藉由促進「婦女經濟賦權」,加速創造經濟復甦並達成 SDGs。

微額貸款與女性賦權

(曾育慧,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Mujibul Alam Khan,孟加拉裔社會工作者)

消除貧窮和性別平權是人類社會永續發展的重要目標。本文從葛拉敏銀行規範微貸客戶的 16 點原則談女性賦權如何透過微額貸款得到實踐。對於微貸機構而言,女性賦權是達成機構財務永續的手段也是目的,因此鼓勵女性客戶讓子女接受教育、提供醫療保健服務、維持小家庭規模、不收嫁妝、反對童婚、抗議社會不公、擴大事業規模,以及參與公共事務等可直接提升女性能力的設計,都屬於划算的投資。雖然有微貸機構因過度商業化而犧牲其社會目標飽受批判,但微貸依然被貧窮婦女及其家庭視為促進代間向上流動,也是滿足短期經濟需求的唯一方式,特別是在新冠肺炎流行期間微貸機構展現出與窮人同舟共濟的一面,顯示它在最底層人群中的存在價值。

性別比例原則與國際援助

(黃長玲,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隨著全球性別平權價值的成長,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在提供國際援助時,融入性別平等的價值,讓性別平等邁向普世價值。以女性賦權而言,臺灣性別平權發展的經驗中,在女性參與決策上,值得政府在進行國際援助時納入考慮。本文說明性別比例原則(gender quotas)在國際上被普遍採納的趨勢以及在我國施行的歷程,並從體制設計的角度提出政策建議,指出我國政府在未來的國際援助政策上,可以如何將此一原則納入考量,將女性參與決策融入我國的援外 政策中,促成受援國的性別平等發展,也深化我國性別平等政策的內涵及性別平等的價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