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對抗氣候變遷「TaiwanICDF can help」-國合會史立軍副秘書長專訪

 文/梁嘉桓

2019年12月2日舉辦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第二十五屆締約方會議(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COP25),從舉行前到結束充滿波折,光是舉辦地點,就從原本表定的巴西,改為智利,而智利在正式舉辦的1個月前卻因國內發生嚴重的示威抗議,而宣布取消舉辦COP25,最後由西班牙政府臨時接手舉辦。除了會議地點之外,這次COP25從會議前到會議結束,都瀰漫著一股悲觀的氣息,美國總統川普在2019年11月,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成為至今唯一退出這項協定的國家,而在COP25於12月15日落幕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在推特上表示,本次結果令人失望,「國際社會錯失了一次能夠針對減緩、調適氣候危機,展現更大決心的重要機會。」主要原因仍在締約方對於巴黎協定中第六點,關於碳市場和其他形式的國際合作規範無法達成共識。

儘管如此,對於這次參與的臺灣代表團來說,透過在周邊會議及雙邊會談與各界的積極互動,臺灣仍舊收穫滿滿,而已經連續兩年出席的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合會),透過這次參與,不但展現了臺灣如何透過援助計畫協助夥伴國家對抗氣候變遷的實質作為外,同時也藉此與其他國家、國際政府機構、非政府組織接觸,尋求更多的合作機會。因此,本期「國際開發援助現場」特別邀請本次率領國合會任務團隊前往西班牙出席COP25的史立軍副秘書長,與大家分享此次會議的觀察。

IMG_0145.JPG

TaiwanICDF can help

此次臺灣代表團前往西班牙馬德里參與COP25期間,採用了與2018年一樣的口號「Taiwan can help」,對此,史立軍副秘書長表示,會議期間,在馬德里街道或大眾交通運輸工具上可看到許多「Taiwan can help」的標語,但如何把這句口號,落實在實際的作為上,讓各界清楚瞭解臺灣在全球對抗氣候變遷上能夠提供什麼樣的協助,史立軍副秘書長指出,臺灣代表團此行主要分為三個層次來呈現臺灣對全球對抗氣候變遷做出的貢獻。首先,在政府層面上,儘管臺灣並非UNFCCC締約方一員,自然不需提出巴黎協定所訂定的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 Determinate Contribution, NDC),但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臺灣仍自發性地訂定了臺灣的NDC,因此,趁著COP25期間,臺灣可以向與會代表團及國際宣達臺灣在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上的努力;而在私部門方面,許多臺灣企業趁此機會,將諸多環保新技術帶向國際,例如,臺灣光寶科技利用他們的新技術,將海岸邊回收的保麗龍處理成塑料,再利用這些塑料製造電腦機殼等產品,保麗龍是相對更難進行回收再製的廢棄物,光寶科技所展現的保麗龍處理技術,令史立軍副秘書長留下深刻印象。不過,在國際對抗氣候變遷議題上,臺灣能夠提供哪些實質協助,史立軍副秘書長表示,國合會的援外計畫扮演著提供實際案例的關鍵角色,而在2019年COP25召開期間,國合會攜手我友邦、國內外公私部門或其他國際非政府組織辦理5場周邊會議,扣接大會年度主要議題,分享國合會在夥伴國家執行的環境計畫,例如「貝里斯城市韌性防災計畫」、「宏都拉斯森林蟲害管理計畫」等,向國際社群展現臺灣的實質貢獻。

國合會援外計畫接軌國際

目前,國際間在對抗氣候變遷上,主要透過「減緩」(mitigation)以及「調適」(adaptation)兩個主要方式,對此史立軍副秘書長特別強調,國合會運用援外計畫協助友邦因應氣候變遷,同樣從這兩個方向著手。在「減緩」方面,由於此面向較著重在硬體建設上,所需投入的資金相對也較高,因此,國合會係透過投資融資工具來進行援助計畫,例如國合會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合作,透過「歐銀綠色能源特別基金」(The Green Energy Special Fund, GESF)及「綠色經濟融資機制」(Green Economy Financing Facility, GEFF),共同協助受援國進行節能減排的工作,例如目前國合會與歐銀所進行的「約旦大安曼市固體廢棄物計畫」,就是協助約旦首都大安曼市政府(Greater Amman Municipality, GAM)在Al Ghabawi掩埋場興建垃圾掩埋沼氣(Landfill gas,LFG) 發電系統,産生電能將連接至國家電網,這個計畫除可降低約旦對進口能源之倚賴外,也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在「調適」方面,國合會目前則運用技術協助的方式協助友邦及友好國家因應氣候變遷所造成的颶風、乾旱及洪災等所帶來的衝擊,史立軍副秘書長表示,在COP25期間,國合會運用了目前正在執行的幾個計畫做為案例,例如「貝里斯城市韌性防災計畫」、「宏都拉斯森林蟲害管理計畫」及「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農業因應氣候變異調適能力提升計畫」,其中,「宏都拉斯森林蟲害管理計畫」,國合會即運用了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透過衛星監測,以強化宏都拉斯森林蟲害監控與預防的能力。另外,國合會在農業計畫上,也跳脫過去以糧食增產為主的援助模式,開始導入農業智慧科技,協助如聖文森、聖露西亞,以及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等友邦農民對抗氣候變遷。史立軍副秘書長進一步說明,目前許多國際開發銀行,均持續增加綠色融資(green finance)的金額,例如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2019年與氣候相關的融資金額就達60億美元,雖然國合會並未針對綠色融資的比例訂定目標,但追隨國際趨勢,國合會的綠色融資金額也逐漸增加,以2018年為例,國合會綠色保護計畫占比為執行計畫金額的36%。

此外,史立軍副秘書長亦指出,從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自2016年生效後,國合會在援外計畫的執行上,均扣接 「永續發展目標」,使得國合會在與其他國際組織進行業務交流時,能有共同語言,這也讓國際間意識到,國合會為專業的國際援助發展機構。

強化海洋議題援助計畫

COP25原主辦國智利,在甫接下舉辦COP25任務之際,即將此次COP大會定調為「藍色COP」,並宣稱將以「海洋」作為主要探討的議題,雖然其後改由西班牙接手辦理,但仍舊以「海洋」作為COP25的討論主軸。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在2019年9月發布了《氣候變遷下的海洋與冰凍圈》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Cryosphere in a Changing Climate),報告提到,全球氣候持續升溫,對海洋生態已造成負面影響,尤其是海洋溫度升高,造成海水酸化,進一步引發珊瑚礁白化、死亡,也造成近岸海洋生態失衡,特別是因為珊瑚礁的死亡,使得近岸魚類失去棲地,對此,史立軍副秘書長指出,在此情況下,當近岸魚類面臨大潮或颶風時,由於失去珊瑚礁的保護,就有可能造成魚類死亡,這對於糧食安全高度仰賴漁獲的加勒比海或南太平洋小島國的人民來說,就可能引發糧食危機。因此,國合會在此行參與周邊會議時,積極介紹國合會在中太平洋地區執行的虱目魚養殖計畫,並說明透過此計畫不但可增加當地居民的糧食來源,同時也可增加他們的收入,而這也是中太平洋地區第一個虱目魚人工繁殖的計畫,這樣的計畫獲得現場許多南太國家及島嶼國家的關注。

IMG_0162.JPG

史立軍副秘書長進一步指出,由於近岸海草、紅樹林及沼澤地等區域為藍碳(blue carbon) 主要吸收區域,因此此次會議期間也有諸多討論,目前,國合會較著重在近岸珊瑚礁的保護,國合會曾在2019年派團赴帛琉進行珊瑚礁保育計畫的考察,相關計畫預計在2020年啟動,計畫內容主要將利用衛星、無人機及水下攝影的方式,來監測帛琉旅遊熱點近岸珊瑚礁的健康情況,並就異常情況作即時回應。

展望未來,史立軍副秘書長表示,國合會除了持續關注近岸海草、紅樹林及沼澤地等方面是否有可行的計畫之外,近年來,國合會亦積極尋求與其他國際組織合作,共同在海洋保護議題上合作,例如日本的笹川和平基金會。除了笹川和平基金會外,這次與國合會共同舉辦周邊會議的世界農民組織(World Farmer Organization,WFO),也是國合會在2018年參與COP24期間曾接洽的國際非政府組織之一,由於協助基層農民為國合會計畫推動的重點方向之一,與WFO的成立宗旨與業務方向相契,故雙方於COP24期間首度接觸後,於2019年5月簽署MOU,並於8月在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合作舉辦「加勒比海農民因應氣候變遷工作坊」(Caribbean Regional Workshop),邀集加勒比海地區多國農民進行分享交流,以彙集因應氣候變遷之具體方案及最佳實務,進而在國際場域提出適切之政策建言及行動倡議,協助基層農民向國際發聲。而在COP25期間,WFO與國合會共同辦理的周邊會議,更進一步將在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工作坊的討論成果在國際場域中呈現,史立軍副秘書長表示,在這場與WFO合作舉辦的周邊會議,前來參與的各國人士超過200人,其中不乏重要國家或組織的人員,對於拓展國合會的國際能見度有相當大的幫助。

IMG_0079.JPG

發掘公私合作新渠道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的報告,要達到巴黎協定所定控制全球升溫1.5°C的目標,從2016到2035年之間,全球每年必須投入約2.4兆美元,來改善能源系統,相當於全球2.5%的GDP。然而這樣龐大的金額光靠公部門的資源已不敷因應,因此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特別在《巴黎協定》第二條Article 2(1)(c)中特別加入相關條文,以動員政府及私部門的資金,來支持氣候變遷所需要的資源。而近年來,國合會為了擴大計畫效益及規模,也持續推動公私部門合作,希望引進私部門資源共同推動援外工作。而在此次的COP25會議期間,國合會看到了另一個可以促進公私部門合作的契機。

IMG_0141.JPG

雖然COP25舉辦期間,關於碳市場的機制一直無法取得共識,但史立軍副秘書長認為,國合會透過這次的參與,觀察到未來碳市場一旦成形,「碳」將成為一項商品,由於我國推動援助計畫的合作夥伴國家多為開發中國家,同時碳排放量也相對低,所以在計畫執行過程中,所減少的碳排放量將可轉變為一項衍生商品,販售給其他因為高度碳排而需要進行碳交易以取得碳權的國家或私部門。因此,未來若碳定價或碳交易議題趨近成熟,國合會或可思考,透過與國內私部門合作執行援外計畫,由私部門提供計畫部分經費,並由私部門取得該計畫所產生的碳權,藉此除了能擴大國合會計畫規模外,私部門也可將所取得的碳權經過認證之後,作為企業節能減排的證明,而類此作法也與現階段國合會積極推動的促進公私部門合作的大方向十分切合,對於未來透過此契機強化我國援外計畫的影響力,並創造夥伴國家社會、經濟等發展優勢的可能性,國合會樂觀以待。

 

 

編輯:梁嘉桓

核稿:吳台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