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G元年專題之三】從援助到參與:已開發國家角色在SDGs中的轉變

文/梁嘉桓、于振亞    製圖/陳薏安

猶記得4年多前,美國發生了「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活動,數千人走上街頭,抗議美國社會財富分配不公,在當時最主要的口號「We are the 99%」表達出美國大部分民眾的不滿,因為占美國社會1%的富人,卻握有40%的財富,「佔領華爾街」戳破了美國夢的假面具,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存在著嚴重的經濟不平等現象。

6260402890_aaa894ca3c_z.jpg

參加「佔領華爾街」的民眾在街頭舉標語,抗議社會財富分配不公。

Photo:Atomische * Tom Giebel

此外,從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以降,接著歐債、美債危機爆發,全球經濟陷入恐慌,曾經帶動全球經濟成長的「已開發國家」經濟開始出現衰退;反之,在過去許多被列為「開發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等,卻以「新興國家」之姿,擔起了全球經濟成長的重責大任。

「已開發國家」在面臨全球經濟軸線翻轉及國內發展不均的雙重壓力下,2011年開始出現的敘利亞難民潮,更對許多「已開發國家」的社會支撐力形成考驗,大量難民湧入德國、法國及義大利等國家,除了造成經濟動盪之外,更加深了社會不安,這也凸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國與國之間、國家內部的發展不均,將會因蝴蝶效應而擴及世界各地。

於此之際,聯合國第70屆大會通過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來的正是時候。相較於「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SDGs除了在目標數量上增加外,範圍也從MDGs所重視的開發中國家問題,擴展到已開發國家所面臨的內部議題;其中最關鍵的轉變是,永續發展責任不只落在開發中國家身上,全世界各國都必須是積極推動改變的一份子,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就指出「儘管所謂的北方國家擁有較高的GDP,但卻不意味這些國家可以對目前影響全球的事件免疫。」[1]

SDGs之於MDGs有三項重要突破,包括普世標準的廣泛性(Universality)、多元領域整合(Integration),以及整體社會的轉型(Transformation);[2]其中,SDGs對於「普世標準」的強調,將過往那些總愛對開發中國家「說教」的高收入國家推上改變的第一線,因為對於地球的未來,「在永續發展的道路上,我們都是開發中國家」。[3]

綜上所述,為了實踐SDGs的遠大目標,已開發國家必須扛起更重要的責任,由過往單純的提供資金或技術協助、從旁督促開發中國家解決赤貧狀態,進一步擴大到解決自身國家中所面臨的貧窮、飢餓及性別不平等等問題,並且藉由生活方式、經濟架構、生產與消費模式等面向,要求OECD國家[4]做出相應的根本性政策改變。SDGs的目標十「減少國內及國家間不平等」,其下的一項細項標的宣示「在西元2030年以前,以高於國家平均值的速率漸進地致使底層百分之40的人口實現所得成長。[5]」此項標的浮現出已開發國家內部以及國與國間的發展不均,亦是全球無法實踐永續發展的肇因之一。

SDGs infographic final2

套用上述標準檢驗已開發國家,過往所謂的國家發展「模範生」如英美或北歐國家,將因為國內社經發展失衡而不符合SDGs標準。以丹麥為例,其財富分配不均程度在全部OECD國家中排名第一;美國在財富總額與收入分配不均上則皆排名第二,是已開發國家中國內發展失衡情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6]

在已開發國家內部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之際,SDGs的通過,除了給面臨貧富差距問題的國家政府解決的機會,更重要的是,也讓世界開始思考,過去以GDP高低來對國家進行分類是否仍合時宜。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人類的命運休戚與共,對於「已開發國家」來說, 「後2015」所要面對的除了貧窮、飢餓等內部問題,同時也要面對來自氣候變遷、難民潮等外部衝擊,脆弱程度絕不亞於所謂的「開發中國家」。在SDGs的架構下,將重新定義國家發展的內涵,在實踐「永續發展目標」的路途中,世界已無已開發或開發中國家的分別;未來,各國不能再將目光停留在追逐GDP的成長,而應反思人性尊嚴、提升教育、文化與社區生活品質,這或許才是下一個世紀人類社會所應追求的永續繁榮目標。

 

[1] Moore, Henrietta, 2015,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we’re all developing countries now,” 2015/9/25,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sustainable-business/2015/sep/25/sustainable-development-goals-sdgs-inequality-developing-countries. Last visited 2016/2/3.

[2] 林新雅、李振北,2016,「『2016,永續新禧年』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CSRone永續報告平台,http://www.csronereporting.com/topic_2225。最後瀏覽日期:2016/2/3。

[3] Moore, Henrietta, 2015,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we’re all developing countries now,” 2015/9/25,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sustainable-business/2015/sep/25/sustainable-development-goals-sdgs-inequality-developing-countries. Last visited 2016/2/3.

[4]經濟合作發展組織,英文全名為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其成員國組成被視為高收入國家代表。

[5] 中文翻譯參考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說明」,http://nsdn.epa.gov.tw/20151001A.pdf。最後瀏覽日期:2016/2/3。

[6] Anonymous, 2015, The Scale of Economic Inequality in the UK, The Equality Trust https://www.equalitytrust.org.uk/scale-economic-inequality-uk. Last visited 2016/2/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