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難民人數創新高 國合會能做什麼?

文/梁嘉桓

每年6月20日為世界難民日,4年前(2015年)的9月2日,全球各大新聞頭版一張紅衣小男孩倒臥沙灘的照片,震驚世人,引起各方關注。相片裡名為「亞倫」(Alan Kurdî)的庫德族小男孩,因與家人逃離戰亂家園,在搭上超載的橡皮艇逃往歐洲的途中,不幸溺斃在地中海,他的遺體被沖上岸後,被拍下了這張震驚全球的照片,當時,不僅引發全球對於難民議題的重視,許多國家領導人也對此發表評論,當時法國前總統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指出,這張照片應該喚起世界各國對難民的責任。[1]而前愛爾蘭總理肯尼(Enda Kenny)則因此稱難民危機為「人類的災難」。[2]

23354209300_8f8249fcef_z.jpg
@Ur Cameras

難民人數仍持續攀升

然而,事過境未遷,4年之後,全球難民問題不僅持續存在,難民人數甚至創下新高。根據聯合國負責難民事務的機構,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在今(2019)年國際難民日(World Refugee Day)前夕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有超過200萬人被迫逃離家園,這也讓全球流離失所的人數升高到7,080萬人,創下歷史新高,其中有4,130萬人在其國內無家可歸,2,590萬人則成為躲避戰亂和迫害逃離家鄉的難民,以及有350萬人仍在國際間尋求庇護,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菲利普·格蘭迪(Filippo Grandi)對此坦言,聯合國在管理這些全球移動的人口上,遭遇了許多的挫敗。[3]造成全球難民人數增加的因素很多,包括戰爭、氣候、糧食問題、治安及種族等,例如緬甸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即因長期遭受迫害與歧視被迫遠離家園;而在敘利亞,許多人民則因2011年爆發內戰後而流離失所;在中美洲北三角(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和瓜地馬拉等地區),由於嚴重的幫派暴力問題,造成人民為逃避謀殺、恐嚇及性暴力等威脅,不得不逃往墨西哥或美國尋求庇護。近年來,氣候難民的增加,使得全球難民危機更形嚴峻,氣候難民一詞於2002年出現在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因應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報告中,IPCC於2007年進一步解釋,稱「氣候難民(Climate Refugee)與其他自然災害造成的難民不同,氣候變遷難民是指因受到氣候變遷影響,造成海平面上升、極端氣候事件、乾旱或水資源缺乏等因素,導致人類居住環境變化,被迫必須立刻或即將離開居住地的人。」 根據統計,目前全球氣候難民人數約2,500萬人,且持續增加中。

全球難民流竄 窮國一肩挑

對於難民而言,在資源有限的危急情況下,只能選擇逃往鄰國,根據聯合國難民署公布的數據顯示,全球接受難民人數最多的前五國分別為土耳其(370萬人)、巴基斯坦(140萬人)、烏干達(117萬人)、蘇丹(107萬人)及德國(106萬人),從此數據發現,我們所認知的富國當中,僅有德國上榜,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數據,全球開發中國家接收難民人數的比率反而較高,高達84%。對此,負責執行國際援助的非政府組織國際關懷協會(Care International)秘書長Caroline Kenda-Robb認為,此一不均衡現象,加劇了難民危機,他並進一步表示希望富國能在難民議題上擔負更多的責任。[4] 然而從現實面來看,富國不僅不願意對難民伸出援手,甚至限制難民進入。例如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2017年3月6日以「防止外國恐怖主義份子入境」為由,對敘利亞、伊朗、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葉門國民發布針對性的入境禁令,使得許多難民因此無法進入美國,在2017年12月,美國更以「不符合川普的移民政策」為由,宣佈退出全球移難民協議(Global Compact on Migration)。[5]最近一張一位薩爾瓦多父親,抱著2歲女兒溺斃在美墨邊境的河岸上的照片,更凸顯出美國反對難民入境政策對於那些急於逃離家園尋求美國夢難民的困境;而一向以人道主義著稱的歐洲,卻因為難民議題而陷入了分裂,近年來民粹主義席捲歐洲,許多歐洲國家反對、中止外來移民,並將移民問題與犯罪率上升畫上等號,在第26屆謝菲爾德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上,中國紀錄片導演艾未未的紀錄片「剩下的」(The Rest),這部以歐洲難民為主題的紀錄片,凸顯了歐洲政府及聯合國無法對難民提供足夠的援助,艾未未指出,西方國家一直宣導民主和人權,但在面對難民問題時,這些原則卻發生了變化並受到考驗,在難民議題上,他們表現出恐懼,缺少勇氣和責任感。[6]

面對國際難民問題 國合會能做什麼?

作為臺灣的專業援外機構,提供國際難民人道援助,亦為國合會的業務範疇之一。近年來,由於敘利亞內戰持續,使得許多敘利亞難民逃往鄰國約旦,根據統計目前身在約旦境內的敘利亞難民約有130多萬。大量的難民湧入,除了增加約旦政府的財政負擔外,也使原本已面臨乾旱窘境的約旦及其脆弱的供水系統捉襟見肘。經美慈組織(Mercy Corps)估計,在Irbid省與Mafraq省各有53%的難民及51%的難民每週總受水量已低於一天的安全用水標準,加上當地目前氣溫嚴寒,難民與當地居民生活艱困的情況更是加雪上加霜。[7]也因此國合會在2015年與美慈組織合作,共同推動「北約旦水井修復計畫」,該計畫完成後,提升北約旦Irbid與Mafraq兩省內之兩座水井供水能力達50%以上。其後,國合會亦陸續與美慈組織及對抗飢餓組織合作,在約旦進行「約旦阿茲拉克市社區居民及敘利亞難民固體廢棄物管理改善計畫」[8]及「約旦校園及社區雨水集水系統計畫」[9],希望透過這些計畫,協助加強約旦城市的負載力。此外,國合會亦透過「歐銀綠色能源特別基金」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EBRD)共同提供貸款,協助約旦首都大安曼市政府(Greater Amman Municipality, GAM)在Al Ghabawi掩埋場興建垃圾掩埋沼氣(Landfill gas,LFG) 發電系統,産生電能將連接至國家電網,降低約旦對進口能源之倚賴,並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除了約旦之外,國合會亦在今年3月,前往非洲最大難民收容國烏干達進行考察,瞭解國際非政府組織及當地非政府組織在烏干達的業務,並探求國合會與這些國際非政府組織合作的可能性。[10]目前國合會正招募烏干達公衛專案志工,前往社區提供難民及當地社區居民有關布衛生棉製作的技巧及衛教知識。[11]

TAIWAN EVENT - KOFR ASAD - 18MAY15 (94).JPG

國際難民議題,是一個難解的政治問題,亦是一個經濟問題。「救援難民與政治智慧的挑戰」一書的作者大衛.米勒班(David Miliband)直言,國際難民議題更是一個「必須如此」的基本人性價值,我們之所以關心難民與流離失所者,不只出於道德,也無關乎歷史,而是基於一個最清醒理智的策略判斷。[12]

 

 

 

[1] ” French President calls Erdoğan over images of drowned Syrian boy, calls for common EU refugee policy”, DAILY SABAH, 2015/09/03, https://www.dailysabah.com/diplomacy/2015/09/03/french-president-calls-erdogan-over-images-of-drowned-syrian-boy-calls-for-common-eu-refugee-policy , last viewed 2019/06/24。

[2] Lise Hand, ” ‘A young boy… washed up on beach like driftwood’ – Taoiseach describes migrant crisis as ‘human catastrophe’”, Independent, 2015/09/03, https://www.independent.ie/irish-news/a-young-boy-washed-up-on-beach-like-driftwood-taoiseach-describes-migrant-crisis-as-human-catastrophe-31500065.html , last viewed 2019/06/24。

[3]” Refugee numbers worldwide hit record high: UN”, DW, 2019/06/19, https://www.dw.com/en/refugee-numbers-worldwide-hit-record-high-un/a-49258216 , last viewed 2019/06/24。

[4] ” World Refugee Day: The world’s poorest countries shoulder the burden of the global refugee crisis”, Reliefweb, 2019/06/18, https://reliefweb.int/report/world/world-refugee-day-worlds-poorest-countries-shoulder-burden-global-refugee-crisis , last viewed 2019/06/24。

[5]「不符合川普的移民政策」美國宣佈退出全球移難民協議,美國之音, 2017/12/03, https://www.storm.mg/article/367359?srcid=7777772e73746f726d2e6d675f6e756c6c_1561527686,最後瀏覽2019/06/26。

[6] 崔瑩,「歐洲人道主義援助體系面臨瓦解?」,金融時報, 2018/06/18,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3211?full=y ,最後瀏覽2019/06/24。

[7]「國合會與美慈組織合作對在約旦之敘利亞難民提供荒漠甘泉」,國合會, 2015/01/28, http://www.icdf.org.tw/ct.asp?xItem=29859&ctNode=29687&QQQQ=1&mp=1 ,最後瀏覽2019/06/24。

[8] 計畫內容請參考以下連結:http://www.icdf.org.tw/ct.asp?xItem=39175&ctNode=30562&mp=1

[9]計畫內容請參考以下連結:http://www.icdf.org.tw/ct.asp?xItem=49620&ctNode=30562&mp=1

[10] 國合會「烏干達難民支援計畫」界定任務考察報告請參考以下連結:https://www.icdf.org.tw/public/Attachment/932915363412.pdf

[11] 招募簡章請參考以下連結:http://web.icdf.org.tw/ICDF_VOLUNTEERS/UploadFiles/Activity/fea38ad7-7a8d-4411-bef0-fdf4287d886d.pdf

[12]「難民議題關乎全球政治、經濟問題 還是基本人性價值?」,ETToday, 2018/08/05,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805/1228485.htm,最後瀏覽2019/06/2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